• 您现在的位置: 军旅同心-旅游自驾-军旅文学 >> 武隆自由行 >> 驴友武隆 >> 正文
    印象·武隆
    作者:游客原创 文章来源:武隆旅游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1-10 13:41:31

      (壹)回归

      月色漫漫,乐声淡淡。

      他的脚步徐徐,略带蹒跚,顾盼向前。还是熟悉的那身行头——白布缠额、蓝衫灰裤。许是太久没有着上了,上面布满了褶皱,像是记忆的脉络。抖落抖落上面的灰尘,他试图努力着将周遭的一切还原:这峻峭巍峨的山,这甘甜平静的水。

      光影斑斑,清风缓缓。

      她的回忆苒苒,端坐一旁,注视着自己的老伴。她握着他的烟杆子,还有他执意要扔下的拐杖。她太明白这里的一切有着怎样的意义,却也不敢确定他的心中此时此刻有着怎样翻滚的情绪。她?#22797;?#37117;想叫住他,?#20174;?#37117;止住了,由着他晃悠的脚步,最后落座在一根长凳之上。

      (贰)号子

      这里是他们长大的故土,是他们相识的情缘,是他们久久不能放下的眷恋。这里山?#23631;?#27425;栉比,?#29976;?#26519;立;这里水流湍急不息,道曲滩多。这里,是川江流经山城重庆的一段险滩——武隆。多年前,这里的往来客运、货物流通都只能木船承载,而就是他,和他的船工兄弟们一起,日复一日地吼着川江号子,将木船带领过崎岖盘错的峡谷。

      “那一天,我看到一艘好大的轮船,从江面上开过来……”许久之后,他似乎再也按捺不住思念的巨浪,苍苍戚戚地自语道。

      他?#23789;?#19979;了脚步,注视着这个由?#37117;?#36817;的“钢铁巨物”,岸边的嶙峋怪石微微地颤抖着,一?#34923;送?#25169;了过来,埋过他们深深的足迹。这条纤?#28010;?#24050;记不清走过多少回,?#32568;?#32937;头上浑圆粗粝的纤绳,佝偻着牵上一股子力,?#23383;?#40657;夜,春?#37027;?#20908;。川江岸边的流水趟着他们的身影,在日落的黄昏放着一部黑白映画,响来汩汩雄壮的配声,那是他?#21069;?#25196;激烈的号子,?#25296;?#30528;汹涌的巨浪,响彻在深密的山谷?#23567;?/p>

      可?#34892;?#33050;步永远停不下,如回忆的利箭,如时代的发展。机械船轮的运行渐渐取代了他们身后的木船,三峡大坝的蓄水也蔽覆了他们脚下的纤道。

      “我莫得用了,莫得?#32654;?rdquo;他落寞地低声喃喃,像是孩童的啜泣一般。迷茫的网从空而降,将他包裹的如茧一番,那振奋人心的川江号子该于何处埋葬,那情同手足的船夫兄弟该于何处珍藏。老了,连并着这船、这水,都老了,模糊的双眼是真的昏花了吗?身体里那些曾经和江浪一起沸腾的因?#20248;?#34180;着血管,不能自已地呐喊起来:“大山,你要记得!云彩,你要记得!江水,你要记得!”

      言毕,他转过身,留下一片唏嘘。

      (叁)哭嫁

      她跟着他?#29976;?#24180;了,?#28216;?#35265;过这样的场景。在她的眼中,他勇?#22777;?#27589;,顶天立地,似乎没有任何伤可以让他痛,也是这样的原因,她选择嫁给了他,在那个阳光和煦的清晨。

      其?#30340;?#19968;宿根本就没睡着,辗转反侧到半夜?#25512;?#36523;了,望见堂屋里的母亲也没睡,还拿着她的嫁衣继续缝饰着。弯弯的月亮就要褪去了,母亲用温柔的手仔细地为她洗脚梳头,嘴上则是不停地叮咛嘱咐。

      她想起了初见他的情景,那是第一次和姐妹们到岸边浣衣时,远远地听见几声吆喝:“来?#21486;芙?#36335;的来喽”。姐妹们都跑开了,没?#20174;?#36807;来怎么回事的她却还留在原地。一行船夫打着光条条就来了,那是为了?#20048;?#34987;纤绳扯到衣服而滚落江中丧命。她?#21510;?#20102;脸颊,像是绽放的花容,美极了。走在最前面的他一眼看见了这个“胆大”的姑娘,起声唱起了号子,带着调侃,又盛着爱意。她也将目光定在了这个黝黑的汉子,孔武有力的臂膀和?#27704;?#38451;光的笑容似乎有点不太协调,可就是在她的心?#20449;?#24458;不散。想到这儿,她不禁扬起了嘴角。

      母亲看到她幸福的表情,满是欣慰地抱住了她,不舍的情愫催成了泪珠,落在她的粗辫?#30001;稀?#23233;给?#33433;?#36335;的船工,就意味着艰辛又动荡不安的生活,意味着要时刻为丈夫的安危悬心。她知道母亲为何哭泣,她也忍不住一起啜泣了起来。就要离开?#25913;?#28201;柔的臂弯,就要开始操持自己的家庭,就要坚强地与丈夫一起承担生活的苦难,想到这一切,怎么能忍住滚烫的泪水。在家乡,这“哭嫁”不仅仅是婚礼过程中必要的仪式,也是一个女子对于承担未来的责任和誓言。老人们都?#25285;?#20986;嫁的女子是要哭的,也是该哭的,但是,哭也只哭这一天,以后的日子再苦再累,也绝不会哭。

      穿戴一新的她沿着木梯走下,院里的姐妹们清一色在头顶铺着一张泛光的喜帕,她们都为她高兴着,热热闹闹地要沾点新娘的喜气。她们举起喜帕,为她?#22270;蓿?#19968;起走向了大山的深处,走向了?#31895;?#30340;将来。

      晨曦的日光还太浅,只能见着她脸上轻轻的?#21361;?#19968;如初见,美极了。

      (肆)火锅

      他外出拉纤,她则守家织?#38534;?#20182;为她带回街市上的小玩物,她就为他穿上亲手纳好的新麻鞋。

      田地间鹅群摇摇摆摆,水牛悠悠闲闲;山林间滑竿?#20185;?#19979;下,挑夫来来往往。还?#24515;?#31359;梭而过的行者,晾晒辣椒的妇人和劳作耕地的农夫一同编织了这如?#19968;?#28304;般的情景。

      这一年天公作美,收成颇丰。他?#27427;?#20146;朋好友到家中相聚豪饮,她支起一口铁锅?#24613;?#26009;理。这虽然在城里人觉得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却是他们最喜的口?#21486;?#20174;朝天门拾来回民屠宰扔下的牛羊内脏,洗净入锅,?#21491;?#36771;?#36144;?#33457;?#36144;?#23004;、蒜、盐等去腥调?#21486;?#19981;但饱腹而?#20202;?#23506;,还能寄?#26633;?#26469;红红火火的寓意,何乐不为呢?

      麻?#27605;?#39321;由口入腹,久久萦绕。渐渐地,麻和辣也成为了他?#20999;?#26684;特征的代名词:他?#28010;?#24178;练,她亦耿直清朗。生活的困苦有时如山石般坚硬,生活的道路有时如水流般蜿蜒,可他们?#20174;们?#21171;和勇敢学会了征服和创造:他用肩挑起了山,她用手掌住了水。

      时光变迁,他和她?#23478;?#39699;染冰霜,也已儿孙满堂。

      (伍)印象

      他皱纹纵横的脸上,蓦地泛出凉薄沧桑的笑意,他似乎?#31168;?#26790;醒一般地说道:“忘了?#26705;?#24536;了嘛。”

      这一声“忘了”大概只是心中的一?#21482;?#28982;吧。船工们永远忘不了踏过的纤道,纤道永远忘不了流?#35782;?#36807;的江水,江水永远忘不了相依相傍的大山,大山永远忘不了响彻山谷的川江号?#21360;?#20854;实他也明白,?#34892;?#19996;西不必强求,留存在心底,就能?#28237;?#25104;一罐蜜糖。

      她起身走到他的跟前,和他一齐坐在长凳上,像年青时坐在岸边的石上一样。

      他们双眸凝望,停伫在月光下武隆的印象。


    更多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22235;?#30340;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信息录入:烟灰缸    责任编辑:烟灰缸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6633;?#39318;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
  • 5分赛车计划网址 进击的猿人电子游艺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多少期 万圣节之夜免费试玩 捕鱼大富翁捕鱼 圣诞企鹅援彩金 天天快3计划软件免费 帕尔马火腿芝麻菜披萨 海底总动员中文 欧联杯本菲卡对法兰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