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現在的位置: 軍旅同心-旅游自駕-軍旅文學 >> 古今歷史 >> 戰爭專欄 >> 正文
    1984年對越自衛還擊戰偵察大隊遭伏擊戰斗回憶實錄
    1984年對越自衛還擊戰偵察大隊遭伏擊戰斗回憶實錄
    作者:吳榮堂 文章來源:吳榮堂的博客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3-9-13 10:24:34

     這是一段令人難以忘懷也不愿觸及的往事,他給我們帶來的傷痛之大,難以想象,這件事已封存于我們那些參戰幸存者心中多年,慢慢的成為歷史。那次戰斗之慘烈,唯恐烈士的親人看到后更加悲痛,于心不忍;那次戰斗給我們的傷感太多,以致這些幸存的老兵不愿提起。 
    一九七九年對越自衛反擊戰勝利后,越南繼續在邊境挑起事端,我軍被迫又一次展開對越作戰。一九八四年七月昆明軍區組成第一偵察大隊參加老山戰區對越作戰,偵察大隊五個連七百多名官兵邊境設伏3500人次;組織滲透偵察、伏擊捕俘戰斗5次,斃敵36名,俘敵3名(因敵追擊,無法帶回,途中擊斃2名),引導炮兵射擊,摧毀指揮所1個,觀察哨3個,火炮4門,繳獲沖鋒槍1支,步槍2支,以及部分軍用物資。我軍負傷10人,陣亡11人。其中偵察大隊五連在康家塘執行邊境巡邏任務時,遭遇越軍伏擊,我軍四名官兵壯烈犧牲,戰場情景慘不忍睹。 
    一九八四年十月二十七日,連長王友文,帶領一排二班的副班長楊宏斌,戰士張興周、宋想清、于顯亮;二排四班班長龔占喜,副班長何克林、戰士何家洲、張滿林、騰金生、顧一平、機槍手彭啟新;通信班無線報務員鐘吉平、通信員周憲堯、衛生員趙殿杰和其他連隊的幾名隨同熟悉地形的戰士共二十四人執行巡邏任務。 
    分隊從駐地馬家灣出發,經過近兩個多小時的翻山越嶺,一路沿著亞熱帶的原始深林的荊棘之地開辟通路至康家塘舊址還有500米的一處高地。連長將行動分隊分為兩組:一組由二排四班等十二人組成,留守高地觀察,四班長龔占喜帶隊:一組由一排二班、連部及配屬人員等十二人組成,由連長王友文、一排長孫飛龍帶隊,沿高地順坡而下前出至康家塘舊址執行偵察巡邏。 
    大約是上午九時許,前方偵察人員報告,發現了敵情。在一條山澗小路上發現了越軍的一行腳印。 
    由于霧大,小路的小草上聚集了一層白白的水霧,越軍制式軍鞋底上的麻方形紋印在草地上清晰可見。腳印是沿著山澗下的一片水洼地至下而上順山澗小道往前延伸的(后來分析是設伏的越軍清晨下來用水囊在洼地取水留下的腳印)。 
    連長王友文根據敵情立即將分隊進行了再次編組,整個偵察分隊編為偵察障礙排除組、戰斗火力組、保障指揮組。偵察障礙排除組由二班副班長楊洪斌為組長,戰士張興周等三人組成。戰斗火力組由一排長孫飛龍為組長,戰士宋想清、于顯亮及兄弟連隨同熟悉地形兩名戰士組成。保障指揮組由連長王友文,通信員周憲堯、衛生員趙殿杰、無線報務員鐘吉平等戰士組成; 
    大約上午十點左右,戰斗在一瞬間打響了。 
    戰斗發生在一條四面環山的小山谷中間的一條山澗小道上,四周是原始深林和長滿了經荊棘和雜草。小道邊上是一條山溪沖刷形成的狹長山澗。當時戰士穿的都是迷彩戰斗服,連長和一排長穿的是干部作戰服。越軍隱藏在山坡上,靜靜地看著偵察障礙排除組在面前收索而過,又盯著戰斗火力組也從眼前通過。。。。。。當看到保障指揮組時,發現后面沒有了跟進部隊,同時看到了身著干部作戰服的指揮員后,發出了戰斗打響的第一槍。 
           頓時,敵人引爆了事先埋設在潛伏陣地兩旁的定向地雷,各種不同型號的子彈和手榴彈像雨點般的飛落在偵察分隊的四周……首先中彈的是連長王友文,敵人射出的子彈和定向地雷同時擊中了他,以致他根本來不及反應出槍回擊,當場壯烈犧牲,以身殉國。 
          由于罪惡的子彈擊中并引爆了連長王友文腰間子彈帶上拴著的四顆裝有高爆炸藥黑索金的82-1式手榴彈,他的犧牲之地目不忍睹、慘烈至極。由于82-1式手雷爆炸后威力極大,他的一只手被炸飛,兩條大腿被完全炸斷只有少許筋皮相連著,內臟也全部被拋出。凝聚著烈士鮮血的大小肉塊及內臟,飛落在樹枝上、石壁上、草叢中,到處都是…… 
    同時中彈犧牲的是衛生員趙殿杰,由于引爆了連長身上的手榴彈,巨大的沖擊波把趙殿杰的雙眼都炸飛了,紙白無血色的臉上、胸部、和手臂以及大腿部都是定向地雷爆炸后飛出的無數鋼珠擊中后所產生的一個個彈孔。 
    緊跟在衛生員身后的通信員周憲堯,手榴彈巨大的沖擊波也將他掀翻在地。由于有衛生員趙殿杰的身體遮擋,其身體沒有負傷。很快清醒的他在突遭襲擊,且敵眾我寡不明敵情的情況下,就地臥倒奮起還擊……可是,不幸的子彈還是擊中了他的頭顱,腦漿撒了一地。 
    在通信員身后剛好行進至山澗小道石壁的拐彎處時的無線電報務員鐘吉平,聽到槍聲和巨大的爆炸聲后,立即跳入小道旁溪流所致的狹長山澗,并隱藏在石壁后面,用硅兩瓦電臺將突然發生的遭敵伏擊之情迅速報告給馬家灣駐地連指揮所。 
     同時,在高地執行觀察任務的四班聽到槍聲和爆炸聲后,在班長龔占喜的帶領下迅速增援康家塘偵察巡邏組。由于鐘吉平的及時報告,使我們營救和支援偵察巡邏分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在連指揮所當時值班的指揮員有偵察參謀金漢波、楊偉,指導員曹廣河以及偵查科副科長盧玉勝等人。們根據前線發回的情報,立即向茨竹壩我第一偵察大隊指揮部進行了報告,同時命令一排二排三排所有指戰員火速增援。 
    偵察大隊立即將敵情報告磨山前線總指揮部,同時命令茨竹壩和天寶夭六野戰炮兵陣地對敵進行牽制射擊。并命令偵察二連三連抽調各一個分隊火速支援。三連的支援分隊,沿著崎嶇的山路一路狂奔,和先期到達的一排、二排和三排會合向伏擊地縱深收索前進。到達伏擊地時,現場慘烈程度把戰友們驚呆了。 
    通信員周憲堯靜靜地躺在小道上,臉色紅潤,像睡著了一樣。只是頭部下面有少許血跡。當戰士們將周憲堯抱起來放到嚴冬林背上時,周憲堯的頭向一旁歪斜,他的腦漿這時從頭頂部受傷的傷口溢流了出來,全都倒在了嚴冬林的后頸和肩背上,然后撒了一地。。。。。。 
    仰臥在草叢中的衛生員趙殿杰,沒有一絲血色的臉上,兩眼凹陷,沒有眼球…… 
    連長王友文,此時躺在草叢中不成人形。在相距連長近一百米的地方,我們發現了一排長孫飛龍,他已經犧牲了。我們看到的是一幅悲壯的場面:他頑強的仰著頭,怒睜著不眠的雙眼仇視著敵方;嘴里緊含著敵人的一只血糊糊的耳朵,四周是他噴注的滿腔熱血。 
    事后聽戰友們說,孫飛龍是在遭敵伏擊大腿部不幸中手榴彈彈片擊傷,在昏迷中被俘。四個越軍將其四肢大綁,企圖活俘。孫飛龍在強大的刺激中清醒后,反應鎮靜,沒有絲毫畏懼和屈服。而是掙扎著向敵人發起攻擊,用頭撞、嘴咬。。。。。。越軍被其寧死不屈的英雄氣概所嚇倒。企圖的破滅,殘忍地敵人向他背胸部連開了三槍。。。。。。他用年輕的生命驗證了他生前“誓死不當俘虜”的誓言。 
       越軍伏擊人員在我炮兵的強大火力打擊下,在我增援部隊快速趕到時,倉皇向越方境內逃竄,慌忙中丟下了部分槍支彈藥和水囊等一批物質。事后據監聽越方上報,其逃竄之敵被我炮兵炮擊炸死三人。 
    當時戰場清點統計,五連此次遭敵伏擊犧牲四人(連長王友文、一排長孫飛龍、通信員周憲堯、衛生員趙殿杰),傷兩人(戰士于顯亮,胸部中彈;戰士宋想清,腰部和腿部負傷),失蹤兩人(副班長楊宏斌、戰士張興周)。我連丟失七九式輕型沖鋒槍一支,五六式沖鋒槍兩支(后隨同失蹤人員回歸找回),損壞七九式沖鋒槍一支,七九式微聲沖鋒槍一支。 
    由于擔心越軍反撲炮擊康家塘,給部隊帶來更大的傷亡。我增援部隊清理戰場后,組織人員運送烈士和傷員,除繼續尋找失蹤戰士的人員外,其余人員盡快的撤離了戰場。 
    那兩天五連所有指戰員最悲痛難過的兩天,連隊一下子犧牲了四人,失蹤了兩人且生死不明,傷兩人,朝夕相處的戰友一下子就沒了,誰都受不了。炊事班好不容易做出了飯菜,沒有一個人吃,飯菜是熱了又熱,還是沒有一個人吃得下呢。 
    由于失蹤的兩名戰士沒有回歸,就意味著犧牲和被敵俘獲的可能。前者就是要盡最大的可能尋回烈士的遺體,后者就事態嚴重了。 
    由于我們是偵察兵,屬昆明軍區第一偵察大隊,直屬昆明軍區磨山前指指揮,對整個前線野戰部隊防御體系及野戰炮兵陣地群部署及作戰決心了如指掌。假如失蹤人員被俘,就意味著軍事機密的泄露,它將打亂整個戰場部署,影響是深遠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在我失蹤人員沒回歸之前,磨山前指根據事態的發展迅速做好了前線部署調整的預案準備。沒想到楊宏斌和張興周兩人于失蹤后的兩天后奇跡般從敵方回到駐地,原來,楊宏斌和張興周在十月二十七日遭敵伏擊后,被越軍從中間打散,當時張興周也多處負傷,最為嚴重是臀部被手榴彈炸傷,行動十分不便。這樣,楊宏斌就背著張興周深入越境,憑著巨大的求生信念,生死相依,迂回了很大的一個圈,多次逃脫死神的纏繞回到了祖國。 
    為此,昆明軍區第一偵察大隊給楊宏斌、張興周報請了二等功。后來,昆明軍區磨山前指給楊宏斌追記為一等功。張興周記二等功。 
     
              圖為昆明軍區第一偵察大隊官兵 

     鑒于連長王友文平時表現,上級給予連長王友文報記了二等功。

     
    【圖左連長王友文烈士生前與指導員】 
    在清點通信員周憲堯烈士的遺物時,人們發現了他的一紙血書:如果我犧牲了,請組織追認我為共產黨員! 
    根據周憲堯烈士生前的遺愿,第一偵察大隊黨委追記他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并追記衛生員趙殿杰、通信員周憲堯烈士三等功一次。 
     
       前排中為通信員周憲堯烈士 

     此次遭敵伏擊,大家對一排長孫飛龍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追記一等功,并向上級報請了授予其榮譽稱號。但對其的犧牲表示了十分的惋惜,因為他的犧牲是可以避免的。在孫飛龍負傷遭敵活俘時,有配屬我連參加此次行動熟悉地形的兩名戰士中的至少有一人,是眼睜睜的看著一排長犧牲的。當時這個戰士當遭敵伏擊時,他在臥倒在草叢中時,驚慌中將槍上的彈夾給碰掉了,在敵人強大的火力下不敢動彈;在敵人下來俘獲一排長并向犧牲的烈士補槍時,唯恐被敵人發現,不敢撿回丟失的彈夾或取出胸前子彈袋中的備用彈夾,怕發出聲響被敵人發現自己,以致錯失了奮起還擊的機會…… 
     
    圖為一排長孫飛龍烈士生前在前線陣地留影 
    烈士抬運到落水洞烈士收容站后,對每人遺體進行了認真的清理整容,并換上了嶄新的軍裝,然后再送往麻栗坡烈士陵園掩埋安葬。他們的墓碑編號是:孫飛龍605、周憲堯606、王友文607、趙殿杰608。 
     
     

     此次遭越軍伏擊,損失慘重。致使五連多日制定的滲透捕俘行動方案隨之流產。這件事過去了好多年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埋藏在我心底且慢慢的落上了一層薄薄的塵埃。現在的我們這些老兵,已是鬢發漸白。但我們無時不在懷念我同生共死的戰友們,尤其是那些為祖國正義而戰犧牲、而長眠于南疆的烈士們。 
    2009年是我們參加老山地區對越偵察作戰25周年,10月27日這一天,是原昆明軍區第一偵查大隊五連連長,一排長等戰友犧牲25周年祭日,這一天五連老兵從湖北.河南.山東等地匯聚到云南麻栗坡,懷念.看望.祭奠那些長眠在祖國南疆的英烈們。。。。。。雖然也曾多次經歷最危險的時刻,我們中間也有傷殘軍人,但幸運的是我們如今都活著。老兵永遠不會忘記我們那段老山地區對越自衛反擊戰血與火的經歷,也永遠不會忘記犧牲在硝煙戰火中而長眠于繁榮和平年代的我的戰友、我的兄弟。。。。。。 
     
        

     

     
    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英勇犧牲的烈士們永垂不朽! 
    注:本文相關資料圖片摘自原昆明軍區第一偵查大隊老兵“無悔人生zhang_xiaoan411"的博客、人在他鄉zdj帖子,《七班長對10.27康家塘伏擊的回憶》蒼狼長嘯--原第一偵察大隊五連七班戰士回憶帖以及其他網絡文章,再次一并感謝


    更多
    免責聲明:作品版權歸所屬媒體與作者所有!!本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本站立即刪除。有異議請聯系我們。
    資料錄入:煙灰缸    責任編輯:煙灰缸 
  • 上一篇資料:
  • 下一篇資料: 沒有了
  •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版權申明 | 網站公告 | 管理登錄 |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
  • 超性感日韩美女图片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双色球复式胆拖投注表 摩卡国际网址 网络21点游戏下载 久丰娱乐登录 欢乐生肖走势图 007会所 自由抢庄牛牛玩法介绍 上海11选5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