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25913;?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军旅同心-旅游自驾-军旅文学 >> 读书赏析 >> 朗诵素材 >> 古今名篇 >> 正文
    废园外
    废园外
    作者:巴金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12-19 12:22:49
    晚?#36141;?#20986;去散步,走着走着又到了这里来了。 从墙的缺口望见园内的景物,还是一大片欣欣向荣的绿叶。在一个角落里,一簇深红色 的花盛开,旁边是一座毁了的楼房的空架?#21360;?#23627;瓦全震落了,但是楼前一排绿栏杆还摇摇晃 晃地悬在架?#30001;稀? 我看看花,花开得正好,大的花瓣,长的绿叶。这些花原先一定是种在窗前的。我想, 一个星期前,有人从精致的屋?#27704;?#25512;开小窗眺望园景,赞美的眼光便会落在这一簇花上。也 许还有人整天倚?#24052;?#30528;园中的花树,把年轻人的渴望?#21451;?#37324;倾注在红花绿叶上面。 但是现在窗没有了,楼房快要倒塌了。只有园?#27704;?#36824;盖满绿色。花还在盛开。倘使花能 够讲话,它们会告诉我,它们所看见的窗内的面颜,年轻的,?#24515;?#30340;。是的,年轻的面颜, 可是,如今永远消失了。因为花要告诉我的不止这个,它们一定要说出八月十四日的惨剧。 精致的楼房就是在那天毁了的。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一座花园便成了废墟了。 我望着园子,绿色使我的眼睛舒畅。废墟么?不,园?#21491;?#32463;从敌人的炸弹下复活了。在 那些带着旺盛生命的绿叶红花上,我看不出一点被人践踏的痕迹。但是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女 人的声音:“陈家三小姐,刚才挖出来。”?#19968;?#22836;看,没有人。这句话还是几天前,就是在 惨剧发生后的第二天听到的。 那天中午我也走过这个园子,?#36824;?#19981;是在这里,是在另一面,就是在楼房的后边。在那 个中了弹的防空洞旁边,在地上或者在土坡上,我记不起了,躺着三具尸首,是用草席盖着 的。中间一张草席?#26053;?#38706;出一只瘦小的腿,腿上全是泥土,随便一看,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人 腿。人们还在那里挖掘。远远地在一个新堆成的土坡上,也是从炸塌了的围墙缺口看进去, 七八个人带着悲戚的面容,对着那具尸体发楞。这些人一定是和死者相识的吧。那个?#24515;?#22919; 人?#32568;?#38706;腿的?#26391;?#35828;:“陈家三小姐,刚才挖出来。”以后从另一个人的口里我知道了这个 防空洞的悲惨故事。 一只带泥的腿,一个少女的生命。我不认识这位小姐,我甚至没有见过她的面颜。但是 望着一园花树,想到关闭在这个园?#27704;?#30340;寂寞的青春,我觉得心里被什么东西搔着似地痛起 来。连这个安静的地方,连这个渺小的生命,也?#26179;?#37027;些太阳旗的空中武士所宽容。两三颗 炸弹带走了年轻人的渴望。炸弹毁坏了一切,甚至这个寂寞的生存中的微弱的希望。这样地 逃出囚笼,这个少女是永远见不到园外的广大世界了。 花随着风摇头,好像在叹息。它们看不见那个熟习的窗前的面庞,一定感到寂寞而悲戚 吧。 但是一座楼隔在它们?#22836;?#31354;洞的中间,使它们看不见一个少女被窒息的惨剧,使它们看 不见带泥的腿。这我却是看见了的。关于这我将怎样向人们诉?#30340;兀? 夜色降下来,园子渐渐地隐没在黑暗里。我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但是花摇头的姿态还 是看得见的。周围没有别的人,寂寞的感觉突然?#31378;?#21040;我的身上来。为什么这样静?为什么 不出现一个人来听我愤慨地讲述那个少女的故事?难道我是在梦里? 脸颊上一点冷,—滴湿。我仰头看,落雨了。这不是梦。我不能长久立在大雨?#23567;?#25105;应 ?#27809;?#23478;了。那是刚刚被震坏的家,屋里到处都漏雨。 1941年8月16日在昆明
    更多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文章录入:烟灰缸    责任编辑:烟灰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