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题?#25913;?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军旅同心-旅游自驾-军旅文学 >> 原创文学 >> 军旅情怀 >> 军旅畅想 >> 正文
    无悔橄榄绿
    无悔橄榄绿
    作者:笨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3-11 10:04:48

    起初,带着好奇而新鲜的渴望,走向橄榄绿,踏上军营路,去撞击生命的火花,在军旅途?#24515;?#28176;渐找准了“奉献”这一航标。你并没有惊人的壮举和显赫的功勋,整天只是在你的岗位上默默地带兵训练,一顶大沿帽下闪着一双机警憨实的大眼睛。但,从你的眼神中看?#24576;?#19968;丝悔意,有的只是自豪和?#26223;痢?#22240;为有了你,城乡才有了和谐,城乡才有了安宁,城乡才会繁荣,人民才得以安?#27704;?#19994;。在岁月的流逝中,你成熟了,城乡繁荣了,而你却要在这个结满硕果的秋后光荣退伍。那天,下起了冬天的第一场雪,雪地上留下你的一串坚实的脚印。
      沉默的脚印不厌倦地向前?#30001;?#32780;去……

      从参军到退伍,在短短的三年里,班长和所有这个时间?#25991;?#40836;段当兵的军人们,完成了保家卫国服兵役的神圣职责,即将步入人生新的历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就在我刚被任命班长不久,老班长退伍的命令宣布了。

      那天,指导员在全连作了为期半个月的“退伍教育”?#33433;?#25253;告后,宣布了这一命令。和许多即将退伍的老战士一样,我?#32622;?#30475;到,老班长的眼睛里?#27493;?#30528;泪花。男儿有泪不轻弹。许是气氛的感染,?#21482;?#26159;战友们离别之情,我们不走的战士也哽咽了。

      晚饭连队加餐,那场面那气氛至今难以让我忘却。偌大的饭?#32654;錚?#19968;会汹涌波涛,一会涓涓溪流,一会冲上浪尖,一会步入低谷,此起彼伏。鼓励、安慰、笑骂、?#36141;蕖?#25034;恼、歉意、畅想、憧憬,统统的一股脑的在老兵们的酒盅(缸子)里荡漾着。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我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20556;?#21543;妈妈,?#20556;?#21543;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备好,部?#21491;?#20986;发,你?#28784;那?#30340;流泪,你?#28784;?#25226;儿牵挂,当我从战场上凯旋归来,再来看望亲爱的妈妈……”

      军人们用竹筷,用小勺子,用军人自己特有的方式,有节奏的敲打着碗和盘子,一首歌儿接着一首歌儿,从入伍踏入军营,第一次摸枪,第一次站岗,第一次实弹打靶,到第一次把立功喜报?#24149;?#23478;乡,恨不能在一个晚上,用歌声去穷尽军人的戎马一生。唱着喊着,那豪放、粗犷、富有激情发自内心的军歌,和着?#20248;?#23478;买来的纯粮食酒,一次次把战友们送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年?#38534;?

      记得那次连队投实弹,一个新兵由于紧张过度,?#21693;至?#24377;投到了自己的头上方,眼看着?#33267;?#24377;就要直?#29616;?#19979;的落到新兵脚下爆炸的瞬间,是老班长冒着生命危险冲上去,?#21693;至?#24377;扔向远方;还?#24515;譴我?#33829;拉练,到后来老班长几乎给全班都背过枪,而他自?#33322;?#19978;?#21019;?#28385;了血泡……

      最艰苦的地方,总?#24515;?#25112;士的刚强,勇士的肩头肩负著多少人心头的崇仰。谁不知道生命的可贵?谁没?#34892;?#31119;渴望?你默默无闻的足迹写下不朽的篇章,你和我们同在,把美好未来开创。你是国魂是军魂,你是中华的铁骨脊梁。在这首军歌里,折射出千千万万个老班长的身影。

      从孩提懂事到学校到部队,回想起来,这个世界里再也很难找到部?#27704;?#37027;份纯真的友情,那份青春活力的凝聚,那份血与火的洗礼。真的!多少年过去了,出差和战友们聚会,哪一次不是喝的酩酊大醉,哪一次不是抱在一起,久久的相互用眼神传达着军营里的爱和情。此时?#19997;蹋?#20891;营里那热火朝天的训练场,那宿舍里的上下铺,那营区里的一草一木,无不可以唤起战友们的美好记忆。

      深夜,老班长再一次给全班的士兵们掖?#28784;?#34987;?#29301;?#28982;后就把全班的枪,擦了又擦,?#38050;?3式自动步?#36141;退?#33258;己的AK47式冲锋枪,?#32654;?#29677;长一口气擦了个?#22766;?#22825;。能干的,能留下点什么念想的,他好像都?#36175;?#20570;完想完了,他好像丢了魂似的。那晚,不知道自己?#40723;?#24178;些什么。他端详着似乎是熟睡的我,端详着全班每一个战士,想着他们的优点、缺点,想着他们家人的嘱?#23567;?#25105;真的是很不忍心的,泪水?#28216;?#30340;眼?#29301;?#20174;全班的眼角?#37027;?#30340;涌了出来。其实,我根本没有睡着,我们全班都没有睡着,为的就是能再?#32654;?#29677;长给我们掖最后一次被?#21360;?

      营区临近农舍里雄鸡的啼鸣,?#35328;洞?#28201;泉峰后面的一抹鱼?#21069;?#23601;唤了出来。他看着腕上的表,喃喃念叨着,还有几个小时了,就要离别这里的一?#23567;?

      从营区到车站,锣?#37027;?#30340;震天。我们拿着老班长的简单?#24515;遙?#19968;床洗的已经看?#24576;?#21407;来颜色的被子(包),一个跟了他三年的旧帆布旅行袋,然后是一身戎装。左肩右斜已经发白的军用挎包,右肩左斜在武装越野中被磕的斑驳陆离的军用水壶,一条褪了色的武装带,紧紧的束在他那坚实有力的腰际。

      火车的汽笛拉响了,战友们在泪水中相拥握别。一双双粗壮有力的大手,在站台上?#28216;瑁?#20154;们的视线开始模糊,但站台上激情洋溢的歌声,把这群来自五湖四海二十岁上下的士兵们的心,却紧紧的连在一起。?#19997;蹋?#22312;军营里建立起来的战友情预示着,无论谁走到哪里,走到天涯海?#29301;灰?#31062;国一声召唤,我们还会义无返顾的聚集在一起,扛枪、打仗、保卫人民的?#20197;啊?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
      路漫漫、雾蒙蒙,革命生涯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伴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


    更多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文章录入:烟灰缸    责任编辑:烟灰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