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現在的位置: 軍旅同心-旅游自駕-軍旅文學 >> 原創文學 >> 小說天地 >> 小小說 >> 正文
    童年的顏色
    作者:霞光浮云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3-10-11 17:12:55
    童年的顏色

          “雁鵝雁鵝不扯長,回家死你老二娘......”我和二運對著空中呈人字形飛行的一排大雁不約而同地唱起來。我們并排躺在半山腰一塊突兀出來的巨大磐石上,每人頭枕一頂映山紅花環快要睡著了。一群遠遠飛來的大雁又提起了我們的精神。
          磐石的表平面有兩間茅屋那么大,周圍滿山矗立著茂密但并不十分高大的松樹。樹的根部燃燒著一簇簇鮮艷的映山紅,隱約可見星星點點的黃色野菊花和白色的蘭草花。歲月和風雨的砂輪,將這塊很久很久年前棱角分明的巨大磐石剝蝕打磨的圓滑而顯溫柔。它靜靜地躺在半山腰上,一任千百年的時光在它面前緩緩流淌而無動于衷。清新如洗的蔚藍天空,徜徉著幾朵神態悠閑的白云。一群排成人字形的大雁,從對面山頂上遠遠飛過來,似要追逐西斜的太陽。
          “二運二運快看,它們扯直了!”我的興奮并沒有引起二運相應的熱情,只是懶懶地應了一句,“過會兒還會彎。”正說著,它們已經從中間拉開了距離,稍候又形成兩個小人字,漸漸隱沒在我們頭頂的樹梢上。樹陰悄無聲息地爬上石床,向我們身上摸索過來。
          “叫你昨天來你不來,可能已經撒完了,”我開始埋怨二運了,然后又自我安慰地說,“也可能是沒有藥了吧,說不定它明天還會來,可惜明天又要上課了。”“昨天還有兩堂課呀,你說怎么好來?我們在學校門口不是也看見了嗎?”二運漫不經心地語氣讓我有點兒生氣,其實他也和我一樣喜歡飛機,可他更不敢塌課。“我是想看看那飛機到底有多大。其實塌兩堂課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你學習那么好,我都不怕呢。”“別著急,以后山上的松樹長蟲子了,它還會來飛來撒藥,有機會你看的。我餓得一點兒力氣都沒有了......”
          我和二運還沒有學會走路的時候就在一起玩兒了,上學后,從一到五年級一直同班,就更加形影不離了。在家吃過飯飯碗一推,不是我去找他就是他來找我。我們爸媽和鄰居都說:沒見到像這樣同著褲子連著腰的小孩,幸虧兩個都是崽頭子。
          我倆幾天前就商量好要在星期天上山來看飛機撒藥的,可一大早從七八里路趕過來,一直等到午后,連個飛機的影子都沒有見著,肚子還餓的咕咕直叫喚。
          “星子,你說你長大了到底想做什么?”二運打破了一小會兒的沉默,又問起了這個我們互相已經問過很多次的問題。我不假思索地說:“我長大了要去當兵,當兵打日本鬼子!”二運一聽樂了,“打日本鬼子?人家都繳槍回家了,你找誰打去?”二運笑了一會兒又說,“那天我們在劉洼看的電影叫《再生之地》吧?咱們把鬼子都送上大船,放他們回國了,因為他們投降了。”“他們那個國家的人都是壞蛋!說不定他們還會來欺負我們,到時候不能再放掉了,統統的死啦死啦的有!”我忽地坐起來,揮舞著手中的花環,遠遠拋了出去,惹得二運哈哈大笑。
          “你呢,你長大了要干什么?”“我呀,”二運想了想說,“我長大了最好學開飛機,書上說是當飛行員,可以象雁鵝那樣在天上自由自在地飛翔,那該有多過癮啊!”二運神往地張開雙臂,閉著眼睛,仿佛他已經象雁鵝一樣在天空翱翔了。然后我們都不說話了,各自沉浸在長大以后的憧憬里。
          “哎呀!天快不早了,我們回去吧,飛機不會來了。真是餓死了......”我站起來,伸了個長長的懶腰,拍打著屁股,催促還不肯動身的二運,“快起來,起來幫我的后背打打。”“你背我下山好不好?”二運有氣無力地開了句玩笑。他才比我大五個月,卻比我高出大半個頭,我一直都為自己長不過他而耿耿于懷。“除非你象孫猴子那樣,變成一只蚱蜢,裝在我口袋里。背我還差不多!”二運也站起來,使勁兒扔出花環,“嘿嘿,要是會孫悟空的筋斗云多過癮呀!走嘍,都是你害的我......”
          我們對著山下使勁兒撒尿,比誰射得遠。忽然,隱隱傳來一陣“昂......”的聲音,漸漸清晰起來。我一把抓住二運的胳膊,激動地說:“二運你聽,是不是飛機來了?”我倆定在那里,睜大眼睛,支棱起耳朵仔細聆聽。“昂昂昂......”的響聲由遠而近,愈加變的雄宏而炸耳了。只感到一陣地動山搖,飛機巨大的轟鳴挾著震爾發聾地呼嘯聲,翻滾而過,耀眼的銀光在樹梢縫稍縱即逝。
          全身的熱血忽然沸騰了,我大喊一聲:“二運快上山頂!”隨著喊聲,率先從兩米高的石床上飛身躍下,落地時一個趔趄趴倒在地,然后迅速站起來,拔腿就往山頂連跑帶爬,一邊招呼:“快來呀!晚了就看不見了!”
          剛跑幾步,忽聽后面一聲驚呼,“哎呀......啊......”二運拖著痛苦的顫音喊道:“我的腳崴壞了!”二運倒在石床下面,摟著腳,齜牙咧嘴只叫喚。我急忙跑回來,很緊張地問:“二運二運你怎么啦?”立即就看到二運的后腦勺血流如注!二運“哇”地一聲哭了起來,“我的腳腕不能動了!”然后下意識地摸了摸后腦勺,拿到眼前一看:滿把盡是血!鮮活的血,溢過指縫,滴在地上。二運恐懼地睜大眼睛張大嘴巴,難以置信地看看手又看看我,絕望地哭喊起來:“星子!我的頭!我的頭撞破了!我的頭淌血了!”我一下子被這突如其來的景象驚呆了,傻在那兒,渾身發抖不知所措。我驚恐地望著二運,悲慟地喊道:“二運你怎么啦?二運你怎么啦?”二運捂住后腦勺,哭著往地上一指,“我...我跳下來踩到那坨石頭上了。”
          那是一坨拳頭大小的鵝卵石,二運跳下來時主力腳正好踏在上面,石頭一滾,二運身體往后傾倒,后腦勺狠狠撞在石壁上......
          我忽然清醒過來,發瘋似的甩掉上衣,撕下棉質汗衫潦草地卷成一條布帶,纏在二運的頭上。血,不一下就滲透布帶溢出來,從發叢滲進頸脖,把后背都浸透了。手臂和前胸斑斑點點都是血跡。我的天媽爺!二運成了個血人!
          “我的腳,我的腳崴壞了。星子,我要死了,我會死的!頭真難受......”強烈的疼痛和巨大的絕望,使二運的聲音象直接從嗓眼里顫出來似的,帶著壓抑的哭腔。心象被什么東西緊緊攥住一樣難受,我摸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和淚水,哽咽著哀聲說:“我背你下山......”
          我讓二運自己捂住纏在頭上的布帶,手忙腳亂地幫他跪在地上,然后背對著他蹲下來,雙手臂反抱他的腰。可我使出了吃奶的勁兒都沒能站起來,還差點兒連二運一起摔倒,不禁悲從中來,“二運,我們怎么辦啊?”“別弄了,你背不動我,”二運忍痛虛弱地說,“趕快下山去叫人來......”
          我猛然想到這一點:憑我一人之力,是沒有辦法的。我費力地幫二運坐靠在石壁上,拾起地上的外衣,挽了幾下墊在二運的后腦勺上。“千萬別動,我下山去找人來。”話音未落,就拔腿往來時那條羊腸小道的方向狂奔,邊跑邊喊:“來人啊!救命啊......”這時,飛機的轟鳴聲又在頭頂上響起......
          那一天,從早上醒來琢磨著今天和二運上山看飛機,一直到半夜,每一個細枝末節,都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記憶里,腦海里,心里了,永遠都無法摸去和忘記。每次想起,都似發生在昨天一樣,永遠那么清晰透明。
          在事情發生的那十多分鐘的時間里,如果有人經過那條羊腸小道,就一定能聽見我們驚恐的哭叫聲;如果受傷的是我而不是二運,我相信他是決對有能力和力氣將我背下山的。我下山上山的那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可能就是致命的關鍵。而從山下到醫院這一路折騰的兩個小時,卻又是無可避免的:農村的交通狀況是如此惡劣,更何況是在山邊......可是,一切的如果都是假設而已,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發生的事情并不在那十個八個假設的如果里。而對于我,一個十二歲的瘦小男孩,至少在當時,在那樣的情況下,是無能為力的。
          “星子,剛才飛機又來了,真的好大,好漂亮......”這是我們趕上山后,二運跟我耳語的一句話,也是唯一的、永別的一句話。二運跟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嘴角上還掛著一絲淺淺地微笑,平靜而神秘。我不知道他是真的看見了飛機,還是他頭腦產生的幻覺。都快要死了,為什么還要跟我說這句話?我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二運是否清楚他跟我說的這句話和這句話的含義,在他臨死之前。
          他是舒展著輕柔的身體自己飛走的,還是搭上了那架撒藥機飛走的?他飛走的時候,一定是很快樂的吧,我想。
          熱心叔叔抱著二運走得又快又穩。臨時綁成的擔架也抬上來了,還跟來很多同樣熱心的陌生人,男女老少。可是太晚了,已經太晚了,我們這么多人,都不能挽救一個弱小的生命,這令我悲痛欲絕。我失去了他,失去了二運,我最親密的伙伴,最好的朋友,永遠失去了他。當醫生宣布這個悲慘的事實時,我只覺眼前一黑,頭腦一暈,就先于二運的媽,癱倒在爸爸腳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姐姐后來告訴我的,二運頭上的傷并不十分嚴重,只因流血過多,又耽誤了太多的時間。倒是腳踝處的傷,醫生說可能是粉碎性骨折。
          年少無知的代價實在太大了,還沒有開始認識人生,還不懂得友情的珍貴,就已經遭遇了這樣的打擊。心里的傷,一觸就痛;心理的陰影,永遠無法摸去。最好的朋友死了,死在我的眼前,幾乎就是死在我的手里。我也曾試圖說服自己那不是我的錯,也沒有人真正指責過我。這些已經都不再重要了,可那是我最好的伙伴,最好的朋友啊!就這樣死在了我的眼前,怎么不令我自責、悔恨、愧疚一生?
          我長到十八歲的時候,每年都要到那座山那塊大石頭上去一次,或悲傷痛哭,或默默流淚,然后倒頭大睡。后來形成習慣,去到了就無聲地躺在上面,任憑腦海一片空白,一躺就是幾個小時。不求別的,二運,如果你在天有靈,你也會隨我來到這里。或許,你的靈魂就不曾離開過這里,今天,就讓我們在一起......



    更多
    免責聲明:作品版權歸所屬媒體與作者所有!!本站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本站立即刪除。有異議請聯系我們。
    文章錄入:好雨潤物    責任編輯:煙灰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版權申明 | 網站公告 | 管理登錄 |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
  • 重庆时时平台手机app 辽宁省11选五遗漏号 领头羊时时彩官网 浙江12选5手机助手下载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图 竞彩混合过关奖金算法 赛车pk拾现场直播下载 十三水游戏 北京赛pk10视频直播 4449999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