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 军旅同心-旅游自驾-军旅文学 >> 原创文学 >> 小说天地 >> 小小说 >> 正文
    童年的颜色
    作者:霞光浮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0-11 17:12:55
    童年的颜色

          “雁鹅雁鹅不扯长,回家死你老二娘......”我和二运对着空中呈人字形飞行的一排大雁不?#32423;?#21516;地唱起来。我们并排躺在半山腰一块?#22238;?#20986;来的巨大磐石上,每人头枕一顶映山红花环快要睡着了。一群?#23545;?#39134;来的大雁又提起了我们的精神。
          磐石的表平面有两间茅屋那么大,周围满山矗立着茂密但并不十分高大的松树。树的根部燃烧着一簇簇鲜艳的映山红,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黄色野菊花和白色的兰草花。岁月和风雨的砂轮,将这块很久很久年前棱角?#32622;?#30340;巨大磐石剥?#21019;?#30952;的?#19981;?#32780;显温柔。它静静地躺在半山腰上,一任千百年的时光在它面前缓缓流淌而无动于衷。清新如洗的蔚蓝天空,徜徉着几朵神态悠闲的?#33258;啤?#19968;群排成人字形的大雁,从对面山顶上?#23545;?#39134;过来,似要?#20998;?#35199;斜的太阳。
          “二运二运快看,它们扯直了!”我的兴奋并没?#24184;?#36215;二运相应的热情,只是懒懒地应了一句,“过会儿还会弯。”正说着,它们已经从中间拉开了距离,稍候?#20013;?#25104;两个小人字,渐渐隐没在我们头顶的树梢上。树阴悄无声息地爬上石床,向我们身上摸索过来。
          “?#24515;?#26152;天来你不来,可能已经撒完了,”我开始埋怨二运了,?#32531;?#21448;自我安慰地说,“?#37096;?#33021;是没?#24184;?#20102;吧,说不定它明天还会来,?#19978;?#26126;天又要上课了。”?#30333;?#22825;还有两?#27599;?#21568;,你说怎?#26149;美矗?#25105;们在学校门口不是也看见了吗?”二运漫不经心地语气让我有点儿生气,其实他也和我一样?#19981;?#39134;机,?#20260;?#26356;不敢塌课。“我是想看看那飞机到底有多大。其实塌两?#27599;我?#27809;什么大不了的,你学习那么好,我都不怕呢。”“别着?#20445;?#20197;后山上的松树长虫子了,它还会来飞来撒药,有机会你看的。我饿得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我和二运还没有学会走路的时候就在一起玩儿了,上学后,从一到五年级一直同班,就更加形影不离了。在?#39029;?#36807;饭饭碗一推,不是我去找他就是他来找我。我们爸妈和邻居都说?#22909;?#35265;到像这样同着裤子连着腰的小孩,幸亏两个都是崽头?#21360;?BR>      我俩几天前就商量好要在星期天?#20185;?#26469;看飞机撒药的,可一大早从七?#27515;?#36335;赶过来,一直等到午后,连个飞机的影子都没有见着,肚子还饿的咕咕直叫唤。
          “星子,你?#30340;?#38271;大了到底想做什么?”二运打?#23631;?#19968;小会儿的沉默,又问起了这个我们互相已经问过很多次的问题。我不假思索地说:?#25300;页?#22823;了要去当兵,当兵打日本鬼子!”二运一听乐了,“打日本鬼子?人家都缴枪回家了,你找谁打去?”二?#35829;?#20102;一会儿又说,“那天我们在刘洼看的电影?#23567;对?#29983;之地》吧?咱们把鬼子都送上大船,放他们回国了,因为他们投降了。”“他们那个国家的人都是坏蛋!说不定他们还会来欺?#20309;?#20204;,到时候不能再放掉了,统统的死啦死啦的有!”我忽地坐起来,?#28216;?#30528;手中的花环,?#23545;?#25243;了出去,惹得二运哈哈大笑。
          “你?#20800;?#20320;长大了要干什么?”“我呀,”二运想了想说,?#25300;页?#22823;了最好学开飞机,书上说是当飞行?#20445;?#21487;以象雁鹅那样在天上自由自在地飞翔,那该有多过瘾啊!”二运神往地张开双臂,闭着眼睛,?#36335;?#20182;已经象雁鹅一样在天空翱翔了。?#32531;?#25105;们都不说话了,各自?#20004;?#22312;长大以后的?#35044;?#37324;。
          “哎呀!天快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飞机不会来了。真是饿死了......”我?#37202;?#26469;,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拍打着屁股,催促还不肯动身的二运,“快起来,起来帮我的后背打打。”“你背我下山好不好?”二运有气无力地开了句玩笑。他才比我大五个月,却比我高出大半个头,我一直都为自己长不过他而耿耿于怀。“除非你象孙猴子那样,变成一只蚱蜢,装在我口袋里。背?#19968;?#24046;不多!”二运也?#37202;?#26469;,?#21653;?#20799;扔出花环,“嘿嘿,要是会孙悟空的筋斗云多过瘾呀!走喽,都是你害的我......”
          我们对着山下?#21653;?#20799;撒尿,?#20154;?#23556;得远。忽然,隐隐传来一阵“昂......”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我一把抓住二运的胳膊,激动地说:“二运你听,是不是飞机来了?”我俩定在那里,睁大眼睛,支棱起耳朵仔细聆听。“昂昂昂......”的响声由远而近,愈加变的雄宏而炸耳了。只感到一阵地动山摇,飞机巨大的轰鸣挟着震尔发聋地呼啸声,翻滚而过,耀眼的银光在树梢缝稍纵即逝。
          全身的热血忽?#29615;?#33150;了,我大喊一声:“二运快?#20185;?#39030;!”随着喊声,率先从两米高的石床上飞身跃下,落地时一个趔趄趴倒在地,?#32531;?#36805;速?#37202;?#26469;,拔腿就往山顶连跑带爬,一边招呼:“快来呀!晚了就看不见了!”
          ?#24352;?#20960;步,忽听后面一声惊呼,“哎呀......啊......”二?#36865;?#30528;痛苦的颤音喊道:“我的脚崴坏了!”二?#35828;?#22312;石床?#26053;媯?#25602;着脚,龇牙咧嘴只叫唤。我急忙跑回来,?#33433;?#24352;地问:“二运二运你怎么啦?”立即就看到二运的后脑勺血流如注!二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我的?#30928;?#19981;能动了!?#27604;缓?#19979;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拿到眼前一看:满把尽是血!鲜活的血,溢过指缝,滴在地上。二运恐惧地睁大眼睛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看手又看看我,绝望地哭喊起来:“星子!我的头!我的头撞?#23631;耍?#25105;的头淌血了!”我一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惊呆了,傻在那儿,浑身发抖不知所措。我惊恐地望着二运,悲恸地喊道:“二运你怎么啦?二运你怎么啦?”二运捂住后脑勺,哭着往地上一?#31119;?#25105;...我跳下来踩到那坨石?#39134;?#20102;。”
          那是一坨拳头大小的鹅卵石,二运跳下来时主力脚正好踏在上面,石头一滚,二运身体往后倾倒,后脑勺狠狠撞在石壁上......
          我忽然清醒过来,发疯似的甩掉上衣,撕?#26053;?#36136;?#32929;懒?#33609;地卷成一条?#21363;?#32544;在二运的?#39134;稀?#34880;,?#28784;?#19979;就渗透?#21363;?#28322;出来,从发丛渗进颈?#20445;?#25226;后?#25199;?#28024;透了。?#30452;?#21644;前胸斑斑点点都是血迹。我的天妈爷!二运成了个血人!
          “我的脚,我的脚崴坏了。星子,我要死了,?#19968;?#27515;的!头真难受......”强烈的疼?#26149;?#24040;大的绝望,使二运的声音象直接?#30001;?#30524;里颤出来似的,带着压抑的哭腔。心象被什么东西紧紧攥住一样难受,我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泪水,哽?#39318;?#21696;声说:“我背你下山......”
          我让二运自?#20309;?#20303;缠在?#39134;?#30340;?#21363;置怕?#22320;帮他跪在地上,?#32531;蟊扯?#30528;他蹲下来,双?#30452;?#21453;抱他的腰。可我使出了吃奶的劲儿都没能?#37202;?#26469;,还差点儿连二运一起摔倒,不禁悲从中来,“二运,我们怎么办啊?”“别弄了,你背不动我,”二运忍痛虚弱地说,“赶快下山去叫人来......”
          我猛然想到这一点:凭我一人之力,是没有办法的。我费力地帮二运坐靠在石壁上,拾起地上的外衣,挽?#24605;?#19979;垫在二运的后脑勺上。“千万别动,我下山去找人来。?#34987;?#38899;未落,就拔腿往来时那条羊肠小道的方向狂?#36857;?#36793;跑边喊:“来人啊!?#35753;?#21834;......”这时,飞机的轰鸣声又在头顶上响起......
          那一天,从早上醒来琢磨着今天和二运?#20185;?#30475;飞机,一直到半夜,每一个细枝末节,都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记忆里,脑海里,心里了,永远都无法摸去和忘记。?#30475;?#24819;起,都似发生在昨天一样,永远那么清晰透明。
          在事情发生的那十多分钟的时间里,如果有人经过那条羊肠小道,就一定能听见我们惊恐的哭叫声;如果受伤的是我而不是二运,我相信他是决对?#24515;?#21147;和力气将我背下山的。我下山?#20185;?#30340;那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可能就是?#26053;?#30340;关键。而?#30001;?#19979;到医院这一路折腾的两个小时,?#20174;?#26159;无可避免的:农村的交通状况是如此恶劣,更何况是在山边......可是,一切的如果都是假设而已,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发生的事情并不在那十个八个假设的如果里。而对于我,一个十二岁的瘦小男孩,至少在当时,在那样的情况下,是无能为力的。
          “星子,刚才飞机又来了,真的好大,好漂亮......”这是我们?#20185;仙?#21518;,二运跟我耳语的一句话,也是唯一的、永别的一句?#21834;?#20108;运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上还挂着一丝浅浅地微笑,平静而神秘。我不知?#28010;?#26159;真的看见了飞机,还是他头?#22278;?#29983;的幻觉。都快要死了,为什么还要跟我说这句话?我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二运是否清楚他跟我说的这句话和这句话的含义,在他临死之前。
          他是舒展着轻柔的身体自己飞走的,还是搭上了那架撒药机飞走的?他飞走的时候,一定是很快乐的吧,我想。
          热心叔叔抱着二运走得又快又稳。临时绑成的担架也抬上来了,还跟?#26149;?#22810;同样热心的陌生人,?#20449;仙佟?#21487;是太晚了,已经太晚了,我们这么多人,都不能挽救一个弱小的生命,这令我悲?#20174;?#32477;。我失去了他,失去了二运,我最亲密的伙伴,最好的朋友,永远失去了他。当医生宣布这个悲惨的事实时,我只觉眼前一黑,头脑一晕,就先于二运的妈,瘫倒在爸爸脚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25004;?#21518;来告诉我的,二?#36865;飞?#30340;伤并不十分?#29616;兀灰?#27969;血过多,又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倒是脚踝处的伤,医生说可能是粉碎?#24616;?#25240;。
          年少无知的代价实在太大了,还没有开始?#40092;?#20154;生,还不懂得友情的珍贵,就已经遭遇了这样的打击。心里的伤,一触就?#30679;?#24515;理的阴影,永远无法摸去。最好的朋友死了,死在我的眼前,几乎就是死在我的手里。我也曾试图说服自己那不是我的错,也没有人真正指责过我。这些已经都不再重要了,可那是我最好的伙伴,最好的朋友啊!就这样死在了我的眼前,怎么不令我自责、悔恨、愧疚一生?
          ?#39029;?#21040;十八岁的时候,每年?#23478;?#21040;那座山那块大石?#39134;?#21435;一次,或悲?#36865;?#21741;,或默默流泪,?#32531;?#20498;头大睡。后来形?#19978;?#24815;,去到了就无声地躺在上面,任凭脑海一片空白,一躺就是几个小时。不求别的,二运,如果你在天有灵,你?#19981;?#38543;我来到这里。或许,你的灵魂就不曾离开过这里,今天,就让我们在一起......



    更多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删除。?#24184;?#35758;请联系我们。
    文章录入:好雨润物    责任编辑:烟灰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安徽快3万能走势图